隽山

「此时,巨大的空洞使你张口。」

墙头众多啥都写

学期以内不产出

「我们的心也,爱,将长眠,黑夜雨冰冷,


就像他的悲哀的心长眠,


在月亮般灰白的荨麻、黝黑的坟冢


和絮絮低语的雨水下面。」



——James Joyce



【暴卡】身着狮皮

*OOC!!!

*什么奇怪的沙漠小国王PARO

*PG-13吧肾虚没有力气开车

*是考试周期间在图书馆做微积分做到发疯乱写出来的

全文可直接见:AO3 


00

快乐的人将为你悲伤,

当你归返尘土,我将为你留起长发,

我将身着狮皮,在荒野游荡。

——《吉尔伽美什》

01

最早的时候他从天际坠落,高速穿越大气层时剧烈摩擦产生的火焰几乎把他灼烧殆尽。终于,他洒在柔软而微温的沙子上,黄色的波谷间,动弹不得,仿佛凝固如一块顽石。


02

贝都因人穿行在茫茫沙海,长袍土蒙蒙地罩在身上。沙漠里的商队看起来像一条河,驼队已经非常疲惫了,先前他们...

突然觉得riz那么清纯显年轻难道不就是神秘的东方驻颜妖术吗好想看王妃paro

被毯子紧裹着把自己进献给暴乱,捂到面颊泛起薄红,汗湿濡湿头发贴在额头上 ,恰好要扎进湿漉漉的眼睛里。手被迫交叠在身后,动弹不得,这一点点刺激就被感官无限放大,甚至生出起一点隐秘的快感。

身材比例那么好又瘦,甚至于算是娇小,脚踝处的金饰还缀着铃铛。高-潮-的时候足弓会不自禁地颤抖罢,细微的碰撞声又被尽力压制住却还是漏出的吟哦声轻易掩盖。

手终于解放了却又不知道往哪里摸,仿佛是无依无靠一般瘫软在榻间。但全身都被暴乱包裹着,暴乱实际上又游移在他身体各处,便使得Carlton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。


我就突然想到一个片段,这两个人在某一个纽约下着雨的深夜里,在布鲁克林的某座桥上,撑着伞交替着点烟 。尔后焦油和尼古丁弥散在雨夜潮湿的空气里,打火机的火焰倏忽照亮对方的面庞。

九年已过,当年一朝登极的黑帮小少爷仍如日中天。曾经的小跟班已经可以独当一面,就再回不到从前了。

辛说,你竟显老态。

他二十五岁了,的的确确也是容貌开始减损的年纪。不如杜拉斯的名句,李月龙向来自恃妍皮朽骨。路上汽车快速驶过时,炽白的灯光一瞬间打在他恍惚的面庞上。

李月龙又不合时宜地想到色衰而爱弛这句话,他在笑吗,路灯太暗了,他们都看不清对方的脸。

但辛凑过来,摘掉他唇畔堪堪叼着的烟,他拇指抵在他下唇。曾经...

布冯吻迪巴拉额角和拥抱的那两张图都好宠哦!!!!
完全可以想象那个拥抱里他们的肌肉贴合得有多紧,迪巴拉真的很用力地埋在他脖颈间。
有没有人吃着对我们可以来交流一下。
(单纯的,cp拉郎)
其实Dybala也很洛丽塔啦,你以为他的单纯,顶这样一张童贞脸孔。但实际上很多时候眼神里流露出的那种似邪的光芒,既叫人心惊,又让人想要拥有他。
我越读Dybala,就越觉得像Lolita(没有)。感受这两个名字在舌尖滚动的感觉。
主万老师是神,记得是六年级看的洛丽塔,当时真的非常非常震撼,虽然这一本似乎不算是最纳博科夫风格的。(《爱达或爱欲》吧,最喜欢这本)

【迪罗】Last Summer Whisper 番外

正文AO3:尤文冲啊


如果接吻算是确定关系的话?那从小到大罗纳尔多还是有亲吻过他眉心。

但等迪巴拉闭眼贴上罗纳尔多唇瓣的那个瞬间,他还是觉得,仿佛全人类的历史都不过如此了。

之前在机场里他只是堪堪牵住他的手。彼时两人并排走得很近,迪巴拉试探着用中指食指去触罗纳尔多的掌心,结果一下就被捉住。

他的余光悬停在他们的交结之处。罗纳尔多注意到迪巴拉的迟疑,刚要开口,但没能抢在迪巴拉松手以前。

然后换作他被迪巴拉握住,他的手指有些费力地穿过他的指缝,左右无人的时候,他们十指相扣。

即使隔着皮革手套,肉体的触感都如此真切的鲜活。心理上的满足与过度紧张情绪的缓和使迪巴拉松弛,便使他感觉如突然触电,然后把罗纳尔多...

【迪罗】Last Summer Whisper 06(终)

Summary:

迪巴拉15岁以后他们总在夏天见面。

Note:

平行世界

有私设、OOC

*养父子

前文:05  04  03  02  01


06

卡尔维诺说,过去的情欲属于回忆。

米兰深陷凌晨的死寂,他和里卡多则堂而皇之地坐进迪巴拉的起居室。

罗纳尔多坐在书橱对面的躺椅前侧,莫名的,他觉得这位置似乎有点熟悉。很快他反应过来,在过去半年的大部分时间之中,迪巴拉就是坐在这个角落向他传视讯的。

这间屋子里堆满画材,摆有参考书的小书橱旁置了一张克尔曼式的地毯。从那些大靠垫的褶皱可以判断,屋子暂时的主人偶尔也会盘...

【迪罗】Last Summer Whisper 05

Summary:

迪巴拉15岁以后他们总在夏天见面。

Note:

平行世界

有私设、OOC

*养父子

前文:04  03  02  01



05
究竟是宿醉的头疼,还是脸侧被袖口压出的红印肿胀得发痛,是哪一种痛苦使迪巴拉早早恢复意识。在清晨的酒吧,一片混沌之中,他自吧台前醒来。

店主与他不算熟识,但尚混得脸熟,这才没有把他赶出去。迪巴拉想不起来昨天和莱特分别之后,他自己是如何走到这里,此地并非他的温柔富贵乡。

此刻他撑着头坐起来,一脸歉意地接过老板递来的解酒饮料。先前披在他半身的衣物顺势滑落,轻轻跌在地上的,是一件女士外套。

迪巴拉弯腰拾起它时,一丝...

1 / 6

© 隽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