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格朗日我

熱心網友勸我戒煙。

今年开始试着写一点原耽......

https://sosad.fun/books/5969

说不心动是假的,那么可爱的女孩子,面容姣好,捧着两杯奶茶站在我身后,小心翼翼去吸我的那杯,希望口红不要沾上去了。正儿八经桃花眼微微瞪起来,喝完以后还给我,还挽我手臂。

我伸手去挠她下巴,她说我逗狗吗。明明之前老给我说厌恶身体接触,但今天却让我给她拨头发,给她戴无线耳机的另一只。

片刻间仿佛在交换什么信物,好庄重,即使是在静安寺地铁站里。

总觉得她今天莫名其妙兴奋,娇嗔,吃饭的时候也显得很活泼,不像是往日里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,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与我无关的好事。

谁知道,我不想恋爱,再也不想喜欢女生,说不心动是假的,但是并不是喜欢,这种事我还是很清楚的。

拖了很久终于去上博看了这个现代展。



主要是为了图四霍普那张去的,结果一进去看到图一《鞋店》这张,只一眼,就不能离去,原地驻足。久到我朋友拍过我的肩、以往都是我要等她慢慢看某些字画,赵佶或者仇英,今天反过来了。


1.“神秘的并不是那个诱惑的形象,而是被自己的欲望的形象所折磨的主体的形象”(让·鲍德里亚《冷记忆》)

2.始终让主人公处于矛盾的最中心

3.“我很讨厌我国的所谓的先锋文学” 

基础写作课的老师讲的 我以后大概没有机会再上类似的课了 下课以后我去问他 格非如何 《褐色鸟群》是很博尔赫斯,炫技,文字屈从于作者本人的欲望 等江南三部曲 第一部《人面桃花》和最后一部《春尽江南》对比 便知这十年间格非的改变 散文到小说吗 抽象到具象吗 丹徒的雾气到南京的尾气吗

4.我和老师都不喜欢莫言陈忠实的那种 故意的寻根 中国人几时乐于剖析自己了 剖析地太深了 伤口划开也罢搅得鲜血...

纯情大学生卡沦为站街女

被纯情金主爸爸斑看到以后苦口婆心想劝他从良?

想看小卡在学校戏剧社演话剧,萧伯纳还是王尔德,总而言之大幕落下,斑手捧沾满露水的九十九朵白玫瑰站在后台,第二条就请二位上太阳报头条。

失足大学生和#不努力演戏就要回去继承银行#的演员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。

怎么这么三俗。


【Theseus/Newt】忒修斯·斯卡曼德奇事「上」

*梗源菲茨杰拉德《本杰明巴顿奇事》


*未知的时间线


00

镜子里的纽特在一天天地衰老下去,以一种不引人觉察的速度。肉体在倾颓,心神却被巩固。

而清晨的盥洗室中镜子映照出的忒修斯的面容却日益容光焕发,没有过度操劳刻下的黑眼圈、或是细纹。阳光斜斜地柔化着他脸部的棱角,然后纽特瞥见,忒修斯的下颌处甚至没有胡茬。


01

昨天晚上他替纽特挡下那个 “飞来横咒”之后,就差点倒在伦敦冰冷的石砖地上。纽特伸手拉住他时,他感到一阵恍惚。忒修斯突然觉得,从弟弟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若有若无的味道,是熟悉而陌生的。

然后呢?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,...

【暴卡】身着狮皮

*OOC!!!

*什么奇怪的沙漠小国王PARO

*PG-13吧肾虚没有力气开车

*是考试周期间在图书馆做微积分做到发疯乱写出来的

全文可直接见:AO3 


00

快乐的人将为你悲伤,

当你归返尘土,我将为你留起长发,

我将身着狮皮,在荒野游荡。

——《吉尔伽美什》

01

最早的时候他从天际坠落,高速穿越大气层时剧烈摩擦产生的火焰几乎把他灼烧殆尽。终于,他洒在柔软而微温的沙子上,黄色的波谷间,动弹不得,仿佛凝固如一块顽石。


02

贝都因人穿行在茫茫沙海,长袍土蒙蒙地罩在身上。沙漠里的商队看起来像一条河,驼队已经非常疲惫了,先前他们...

突然觉得riz那么清纯显年轻难道不就是神秘的东方驻颜妖术吗好想看王妃paro

被毯子紧裹着把自己进献给暴乱,捂到面颊泛起薄红,汗湿濡湿头发贴在额头上 ,恰好要扎进湿漉漉的眼睛里。手被迫交叠在身后,动弹不得,这一点点刺激就被感官无限放大,甚至生出起一点隐秘的快感。

身材比例那么好又瘦,甚至于算是娇小,脚踝处的金饰还缀着铃铛。高-潮-的时候足弓会不自禁地颤抖罢,细微的碰撞声又被尽力压制住却还是漏出的吟哦声轻易掩盖。

手终于解放了却又不知道往哪里摸,仿佛是无依无靠一般瘫软在榻间。但全身都被暴乱包裹着,暴乱实际上又游移在他身体各处,便使得Carlton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。


1 / 6

© 拉格朗日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