隽山

"I shall want to live, I say"

“肯定是因为我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,所以才一直在想,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话,会是什么感觉呢?”

他们都要搞接近十年的暧昧了,小野寺律至今都没有说出那三个字,大人的顾虑是很多的,高中时代九年之后,他还是变成了他讨厌的那种大人。
前辈不一样,这九年之中他对小野寺的爱一直停留在浅层意识里,所以才会说“无论如果都会想起你,我真的,没有办法死心”
因为在最需要被爱的时候,小野寺出现了,填补了,之后却瞬间抽离,才会崩溃。
九年前高野肯定没有九年之后爱他,这种爱竟是在分别的漫长时光中逐步积累的,如果没有重逢,可能今生也不会再迸溅,换一种说法,高野今生可能都无法好好爱人。
好在他回来了,虽然又别扭,又不坦率,但依然是小野...

【SC】Retrospective

伪意识流及OOC
不妥之处还请指正

“Cloud"

你是谁。

他躺在床上,毫无防备地醒来,手里攥着的仅仅是一角床单。那些呼唤他的声音逐渐弥散在空气里,它们很轻,但主人的咬字却重,就一下又一下地,敲打着Cloud本该脆弱的敏感神经。

他无法安眠,往日如此,今夜如是。有时Cloud在床上躺了很久,碰巧指尖在黎明到来的前刻触碰到一点睡意时,只消街上随便一点哪怕是细微的动响,便教他一整夜的努力前功尽弃。

Cloud知道沙发上现在坐着旁人,在午夜时分,在这间只属于他的单人公寓里。伴着雨停未滴透的水珠有规律地砸在窗台上的声响,他有一种恍惚,仿佛时间永远不会停止,雨点永远不会落尽。而他也永远不...

这......

从完全CP脑的角度出发,SC真的很适合这句。
“如何让一个爱慕你的年轻人瞬间成熟,杀死他一次或者死在他面前”
实际上是被他杀死了一次,再一次。偶像的形象是最早湮没的,然后是非人类的实体。最终,他们互为对方最忌惮的存在。

重温一下。

萨菲罗斯的表情真是耐人寻味,最是胜券在握的那个,最后却被自己看不起的人狠狠打下云端。

而克劳德呢,是痛心多一些,还是仇恨。想起很多年前在一本语言类杂志里看到的:

“恨也是爱的一种表现”

他的恨大概会是一种衍生物,一种由客观因素催发出的终极进化产物罢。

那个时候他以为岛田半藏不会使用神龙之力,所谓决斗不过是为了敷衍父亲的借口罢了。

他想,他们不过是像小时候一样在游戏,于是岛田源氏只是拔出了腰间的短刀,应付样的,做一点简单而毫无意义的防御。

在旧手机里发现了两张山口小夜子的照片。
想起李碧华在《潘金莲之前世今生》里写过:
“他见到一辑山口小夜子的写真,她像一条蛇妖似的,委婉伏在榻榻米上。横匾书着‘坐花醉月’”
她是四十年代生人,这眉眼摆到今天也是数一数二。气质使我突然想到大正年间的妃殿下,她太凌厉了,是出众的那种凌厉的美感。神秘且透出不可亵玩的意味,是十足的东瀛美人。

一个深夜搞事的闲书书单

如题,主要是整理了16年年初至今看过的有趣的几本书,lo主口味很杂基本来者不拒,接下来的内容非常主观不负责任,很多废话,为了不透露情节又写得泛泛,故仅供参考娱乐。

关于来源,lo主没有推荐禁书,亚马逊当当京东等都可以买到。但是实体书店就不好说了,因为没有整理什么去年读过的大众皆知的主流名作。

大概是“高中生适合读什么样的书”的错误示范。


长篇小说:

《清洗》(索菲•奥克萨宁/郑巨源译)上海文艺出版社
冲突,全文都穿插着各种冲突。肢体上的,政体上的,还有情感冲突。
爱丽德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姐夫汉斯的爱,尽管是她先看到了汉斯,在那个充满阳光的午后,透过交叉重叠的树枝绿叶。姐姐英格尔和汉斯的...

【勇维】The Sources Of Inspiration

lo主看到一张不明来源的维克托女装图之后已经疯了,然后就有了这篇文。

预警:

*内有女装slutty维克托,不喜慎

*部分NC-17内容

*人物略OOC

https://zine.la/article/e36bc68ae8f211e6a42f52540d79d783/

(这篇好像有毒这是我换的第三个链接???如果还不行我就只能扔网盘了)

1 / 4

© 隽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